滿庭芳小說 > 太監皇妃(上)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13 頁

 

  「皇爺爺,不是這奴才的錯,是孫兒未顧及皇家體面,一時興起與她玩笑,皇爺爺若要罰,就罰孫兒吧!」朱瞻基慌忙道,完全沒了剛才回答朱棣問題時的氣定神閑。

  「你要護衛這奴才?」朱棣訝異的望向孫子,見他居然臉色發白,神情緊張。

  這反倒引起朱棣的疑心,他看向那個太監,見其唇紅齒白,若非身著宦宮衣服,他會以為對方是個女子。

  在朱棣的目光下,郭愛驚出一身汗。跟在朱瞻基身旁多時,她不是沒見過朱棣,雖安心于他沒認出她,但這人厲色于形,蘇家就是在他的授意之下一夕滅門,而自己更是他追殺的對象,被他這么近距離的注視,任她膽子再大也不免發慌。

  「皇爺爺,這奴才目前還有用處,父王的身子就是靠她調養才漸漸改善的,孫兒不想損了這奴才。」朱瞻基穩住心神道。

  「幫你父王調養身子?這奴才會醫術?」朱棣聞言有些吃驚。

  「沒錯,她會一些醫術。」

  朱棣沉吟一會,「朕問你,你為太子調養身子多久了?」他直接問郭愛。

  努力控制懼怕的情緒,她低頭力持鎮定的說:「奴才已為太子殿下調養一年半的身子。」

  朱棣想起長子近年來的身體狀況。「太子的體力與氣色的確似乎好上許多,這都是你的功勞?」

  「不敢,奴才只是調整了太子的飲食習慣,讓他吃得更健康罷了。」她不敢居功的表示。

  朱棣再看了這小太監一眼,才哼了一聲。「既然這奴才有功,那五十杖免了,但記住,業精于勤荒于嬉,太孫乃國儲,你們這些奴才若敢害得他不思長進,只顧游樂,朕絕饒不了你們!」朱棣聲色俱厲的警告。

  「奴才不敢,奴才謹遵教誨,絕不敢讓太孫荒廢課業。」郭愛戰戰兢兢的回答。

  朱棣這才甩袖,跨步離去。

  朱瞻基安撫的看了臉色驚白的她一眼,這才跟上祖父的腳步,親自送他出皇太孫宮。

  等他回來時,寢殿里已經沒人,她又回自己的小屋去了。

  朱瞻基不免氣悶,然而剛驚嚇一場,又不好再去抓人回來,害她引人注意,只能暗嘆好事多磨。

  「善祥,瞻基對你仍是不理不睬嗎?」太子妃嘆氣詢問。

  她一臉尷尬。「皇上近來要殿下積極參與國事,殿下可能忙于朝政,才會冷落臣妾……」

  「別再為他遮掩了,瞻基對你的態度如何本宮還會不知道嗎?」太子妃打斷她的話。

  胡善祥垂下臉來,既無奈又羞慚。「是臣妾無德,殿下才會不喜歡我。」她只得如此說。

  「不是你無德,相反的,你相當賢良,我很喜歡你,只可惜你娘家一開始就走錯路,不該親近漢王,由漢王舉薦你入宮……瞻基是何等謹慎之人,他當然防你如防漢王,不肯與你親近。」太子妃直接點出問題癥結。

  胡善祥聞言立刻惶恐跪下,澄清道:「母妃,善祥娘家曾是漢王的下屬,家人也只是請托漢王幫這個忙,成為太孫妃后,臣妾更未曾私下接觸過漢王,臣妾對太子與太孫絕對忠心,沒有半分背叛的言行。」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書頁 返回目錄 下載本書
七乐彩走势图体坛